三肖彩經|戀雪

 己有絕世之物,而私藏于身,未興其意,未振其名,似葬花于土,不見其彩。馬有伯樂,令之日行千裏,琴有伯牙,使之撥動心弦;若使良馬埋沒于奴隸人之手,則不聞千裏馬之名也,若羁琴于樂師之間,則未顯精妙之琴音也。故物有稀者,器有貴者,若無良工巧技之師,絕物不複絕倫之色,精器未有精彩之繹。

  物發于通其意者,器絕于知其妙者。世界之大,物物形形色色,偶遇一二稱心之物,或爲裝飾,或爲點綴,因其顔色而藏,念其巧妙而據,然知其表,不知其意,通其形態,不通其意,似猛虎滯于囚籠,雖悲徹哀嘯不見其利齒,如白鶴折于塵網,仍振臂欲起不見其展翅,事事如此,空有絕倫之藝,未能明也。所以善物者,以物而鳴,以器而唱,不如贈之于人,或高人,或大師,亦有令之神采者,皆可得之。一弦一筆,一動一簇,天陰暗而忽轉晴,柳灰色而急花明,如春風絲絲不盡,吹醒大地,恰細雨朦朦胧胧,潤澤人間,如是精器投明主,利物得高人,如虎添翼,繁花加錦,令妙而繼妙,絕而複絕!

  古之賢明者,多知物善配,適物而合,以此而成大器也。論千古大將,一代漢雄韓信,士初埋沒于項羽麾下,而轉念投奔劉邦營中,遇蕭何,得明主,知其強,通其情,拜爲大將,禮讓上士,成名一戰,背水稱雄。殲強敵,破盛楚,至數余年內,日轉星移,風雲變動,漢乃乘勝勢之氣,扭轉乾坤,以致戰罷爲皇,伏天爲漢。一將成名而天下局變,如是也,最是韓信知其善主,受其善用,將與君配,則成不殆之勢,舉其絕妙將才,運籌帷幄之中,掌控天下大局勢也。

  知人知物者,于人可光澤人生,光輝萬代,于國亦然如此,然若未明其理者,輕則斷生,重則失國。南唐後主,癡情詩者李煜,于詩甚妙,治國甚淺。才高藝深,知五音七律之熟;通詞曉句,意古歌今曲之巧,然身爲君主,事物不近人情,人情不理事務,僅爲藝子,難稱明帝。詩風傳古至今,昏庸喪國喪身。物不與人適,雖造詣極高,天賦極深,然非正當,唏噓百世。

  一禾一鋤,凡夫以爲農田,致養一家,五口生;若志士以爲利器,致傾覆一國,給養三軍。事物無適當之分,人力可趨其利,避其弊,以甚妙之功而發于世間,故知物善配,舉物爲實,小則富己,大則富民,極致者可傾國傾城也。

   09年的第一場雪,在三肖彩經們沉默的期待中,悄然走近。
  懷著些許欣喜,走在被雪擁抱的校園裏。樹梢上積滿了雪,讓我想起了“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中的那種情景。雪中的世界最美的是綴滿雪花的樹。錯落有致,給人萦造出一種自然而美妙的氛圍。像是一首意味深遠的詩,令我陶醉其中。
  小時候的我,喜歡漫天飛雪。
  雪還沒有落時,我已在院子裏等候多時了。擡頭仰望著天空,等待著從蒼穹飄下的第一場雪。雪花手拉手從蒼穹旋轉著,舞蹈著。任它們落到我的臉上,一個個小冰晶漸漸融化成水滴,卻像一泓清泉緩緩流淌到我的心裏,它將喧囂帶走了,留給我甯靜;將煩惱帶走了,留給我淡泊。希望可以漫步于雪中,而匆匆的過客卻破壞了它獨有的意境。而我何嘗不是一個匆匆的過客呢?惟剩下可以懷著一顆甯靜的心去傾聽雪的聲音了。我無力改變,卻想奮力掙脫生活的枷鎖。而它卻讓我更清楚的聽到了自己內心的呼喚……
  雪滿山野,總令我想起國畫裏的留白。王摩诘畫山而不見雲,齊白石畫蝦而不見水,那留出的空白,便是雲,是水。與西方比起來,國畫手法最簡潔,而意韻卻最豐厚。每當雪至,五彩斑斓的世界僅剩下黑白兩色,山川大地便成了落筆簡約的國畫,環境純粹了許多,心靈也就跟著純粹了許多。
  一場雪,將萬物覆蓋,善、惡、好、壞,都被它遮掩了。路不再是以前清晰的路了,它可以有很多條,卻只有正確的終點。知道了終點在哪裏,還怕自己走不到嗎?我不喜歡踏著別人雪中的腳印走,習慣了自己踏出一條路來。雪中惟有踩在自己的腳印上,才會站得更穩,走得越遠。
  雪給我們呈現了一個純潔的世界,一個甯靜而真實的世界。遠離了燈紅酒綠的街市,遠離了喧囂的生活,在這方淨土上,三肖彩經發現幸福在慢慢發芽。不知它令多少迷茫的人,心靜下來,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踏著堅實的腳印,朝著幸福邁去。
  戀一場雪,戀一個世界,戀一個屬于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