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最新白菜|葵花

  很多時候都想爲pt最新白菜那操勞半生的父親寫點什麽,卻一直沒有機會……偶然的一次,在大雨滂沱中看到一背著女兒小心謹慎地穿過馬路的父親,內心突然升騰起一陣莫名的感動,也幡然醒悟:“父愛如此偉大,又何需我絞盡腦汁去構思一些無意義的華麗詞藻呢?”
  ——題記
  寒冬濕冷的氣息充塞了屋內外的每一個角落,淩晨冰凍的河水上方泛起一層濃濃的水霧。“吱”沉睡了一夜的木門開始他每天必不可少的首聲呐喊。我知道那是父親起床了,他在爲即將到遠方求學女兒不停地忙碌著。
  慵懶地撩開被捂得嚴實的被子,露出惺忪的雙眼看到的是窗外漆黑一片的世界。刺骨的寒風使我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耳邊傳來父親那急切而小心翼翼地腳步聲。尚有些渾噩的大腦瞬間清醒,內心被一陣酸痛的感覺悸動著……
  父親是個執著的人,成績優異的他因種種原因未完成小學學業就被迫離開了校園。于是他把自己未實現的目標全都寄托于年輕一代的子女們。打從記事起,我們就成了同齡人羨慕的對象,當同齡人在學習之余還要起早貪黑地跟著父母一起上山幹農活時,尚不懂事的我們兄妹三人可以在父母的特許下以看書爲借口在家嬉笑打鬧;當我們坐在教室大聲朗讀郭沫若的《天街》時,很多一同長大的夥伴已措學歸家並早早背起生活這個沉重的包袱。
  爲了子女們的學業,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在很多年都過著入不敷出的生活。父親作爲這個家的頂梁柱,不得不嘗試著去做很多工作以彌補這個家庭越來越大的經濟空缺。即使是在最困苦(家裏連我們兄妹三人的生活費用都很難湊齊)的時期,父親也沒有放棄過讓我們繼續上學的念頭。十幾年的求學生涯裏,父親會在我失落時用他那樸實無華的語言給予我前進的動力,也會在我爲一點點的成而欣喜不已時給予我“勿驕傲,戒急躁”的叮咛。他常跟我說“娃啊,父親這輩子已經吃夠了沒有文化的苦,你要認真學習……咱們要人窮志不窮”。
  我那老實巴交的父親,他用自己的言行給兒女們上了人生中最棒的一課,讓兒女們這一生都受益無窮……
  仍記得臨近中考的那段日子,父親因勞累過度致多年不愈的腰痛病複發,臥床半月余。可爲了不影響我的考試,他堅決讓家人對我守口如瓶。當我如釋重負地走出考場時,親戚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頓時,淚如泉湧……
  在父親和我的共同努力下,我終于如願已償地考上理想高中這也讓四處奔波多年的父親得到莫大的安慰。
  “悠悠父愛,深植吾心”。在我有限的人生字典裏,濃縮了千言萬語的女兒心只想對父親說“謝謝您!我的父親,您辛苦了”。
  嚴寒冬晨,我體會到了濃濃的父愛之情。

   那個花香氤氲的院子,是我兒時的天堂,它記錄著我的成長。種花的老人,是我的外婆,溫暖而慈祥。
  記憶中的外婆總是和葵花在一起。這個白發蒼蒼、挽著發髻、笑時臉上泛著淺淺皺紋的老人,穿著樸素而典雅的藍底白花布衣,躺在一把年代久遠的藤椅上,輕輕哼著吳侬軟語般的歌謠。她的眼睛卻並不蒼老,她的眼瞳裏映照著燦爛如陽光般金燦燦的顔色,那是她的葵花的顔色。外婆的葵花,一大片色彩飽滿、芬芳馥郁、向著太陽綻放的花朵。
  當我還是個瘦小孩子時,我總是依偎在外婆身旁,聽她哼著奇特的曲調,看著她緩緩晃動自己的身體。外婆總愛回憶起那時的我,她說我一直很乖巧,有一回卻意外地調起皮來,悄悄躲進那片盛開的茂盛的葵花裏,一聲不哼。我不見了,這可急壞了親愛的外婆。她拖著肥胖的身體,困難地彎下腰,一遍又一遍喚著我的名字。直到聽見我看著她著急的樣子而發出的幸災樂禍的笑聲,她才發現一朵龐大的花朵旁探出的紅撲撲的小臉。外婆從未責罵過我,即使那次我確實讓她生氣。她也只是用她敦厚溫暖的手掌摸摸我的頭,輕輕拉起我的手,將我哄進屋裏去。
  後來我大了些,上了學,便不常去外婆家了。那片葵花盛開的地方離我家太遠太遠。于是種滿葵花的院子和外婆成了我腦海裏時常浮現的畫面。我想念外婆,卻不能馬上見到她。
  白駒過隙。
  直到初中畢業那年夏天,我獨自去外婆家常住。去的時候熟悉的院子裏卻帶著些許蕭條與陌生。外婆的笑裏有著淡淡的哀傷,她說:“你如果提前兩個星期來,看到的可就不同啰!”原來,我錯過了葵花的花期。
  和外婆度過了愉快的兩個月。
  我始終記得離開那天。我看見外婆獨自拿著板凳進了裏屋,便好奇地跟在她身後。只見她扶著那檀木桌的一角,小心翼翼地站在了板凳上,她緩緩伸出右手,夠到了木架最高層上的一個木盒。終于,外婆拿到了木盒,她舒了口氣,回過頭沖我笑。同時,我也舒了口氣,連忙將外婆扶住。她滿意地將木盒遞給我。我認出那只盒子,猜到那盒子裏的東西,會心地笑了。
  打開盒子,聞到一陣熟悉的清香。“這可是今年葵花留給你最好的禮物。”外婆說著,露出欣慰的笑容。我鼻頭一酸,什麽話也說不出來,便一個勁地點頭。我想雖然我失去了看葵花、聞花香的機會,但外婆把它們的花籽兒都留了下來、精心地炒好、送給我,我並不覺得十分遺憾。
  出門的時候,外婆一直看著院裏那些可憐的聳搭著腦袋的花兒,我知道,她不想讓我看見她滿眼的難過和舍不得。我捧著裝滿葵花花籽兒的木盒,向外婆許諾下次要來看盛開的繁盛的葵花。
  葵花花開的時間又過去了,在高中暑期繁忙的功課與補習裏我遺忘了那個關于葵花的承諾。臨近開學,我收到了滿滿一包葵花籽兒。屬于外婆的葵花,具有的獨特香氣,蕩漾在pt最新白菜呼吸的空氣裏。